首页
> 智政院 > 智政观点
观点 | 金加和:数字政府,当下政府变革的必然选择与实现路径
时间:2018-09-12 17:35 浏览次数:


作者:浙江省政府办公厅信息中心副主任 金加和

来源:云端杂记(作者微信公众号)

联网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也改变了我们的政府。因为互联网,政府一直在转型,一直在网络化、信息化、在线化、智能化、互联网+,乃至今天大家最关注的数字化。

其实,各种各样的“化”,归根结底都是数字化,只是各种“化”的形式与内容不同而已,内“化”的是互联互通、数据共享和政府行政效率的提升,而外“化”的则衍生出新的服务主体、服务模式和服务形态。

当前,政府数字化和数字政府建设已成为一种趋势、一种必然,并且有了一条“水到渠成”式的实现路径。

一、从全球范围来看,数字政府建设已大势所趋。

2012年,美国提出电子政务的新战略——《数字政府:构建一个21世纪平台以更好地服务美国人民》,明确服务于美国人民的目标和任务:让美国民众享受更好、更多的政府服务,确保美国政府在数字世界的领先地位,开放政府数据推动应用创新,持续改进政府服务质量。

英国于2012年、2014年、2015年分别颁布《政府数字化战略》,实施了《政府数字包容战略》,启动 “数字政府即平台”行动计划,正是因为得益于此,2016年英国政府获得联合国电子政务调查评估第一名,远远地走在全球数字政府建设的前列;

2017年,英国最新出台《政府转型战略(2017—2020)》,该战略更为宏大,紧紧围绕公众需求,以提升用户体验和提高工作效率为目的,制定整合共享的数字化路线,着重解决在提供公共服务过程中发现的问题,尽最大可能让社会公众享受更优质、更可靠的在线服务。

另外,2012年,韩国实施“智慧政府实施计划”;2014年,新加坡启动“智慧国家”工程,提出移动电子政务的新理念,希望通过移动电子政务的应用推广,进一步扩大数字政府服务的广度与深度;2015年,日本实施“云政府计划”;2016年,欧盟公布“数字政府行动计划”等等。

数字政府全球化,正如一股带着中国“互联网+”味道的新浪潮,扑面而来,势不可挡。

二、从国内来看,数字政府建设是国家战略。

数字政府与数字经济、数字社会三位一体构成数字中国,是数字中国的核心,是促进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和社会领域数据互联共享的内在驱动力,更是推动数字社会与数字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支撑平台。换言之,没有数字政府建设,也就不可能建设数字中国。

2015年12月16日,习近平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式上强调:中国正在实施“互联网+”行动计划,推进“数字中国”建设。首次提出的“数字中国”建设理念,引起世界各国广泛关注。

习近平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加强应用基础研究,“为建设科技强国、质量强国、航天强国、网络强国、交通强国、数字中国、智慧社会提供有力支撑”,数字中国建设,写入十九大报告,成为一种国家战略。

2017年12月8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习近平强调,我们应该审时度势、精心谋划、超前布局、力争主动,推动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加快完善数字基础设施,推进数据资源整合和开放共享,加快建设数字中国,更好服务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改善。

目前,为贯彻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加快建设数字中国,广东、福建、贵州、山东、吉林等地纷纷开展“数字政府”建设,加快推进政府职能转变,为实现政府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技术支撑。

汇集、梳理近几年国家出台的一系列政策文件,从中可以看出国家层面对加快数字政府建设提出的明确要求和做出的具体部署。

三、我国数字政府建设的发展轨迹与实现路径。

从2013到2014年,从政府网站的内容发布到政府网站的互动交流,推出《关于进一步加强政府信息公开回应社会关切提升政府公信力的意见》(国办发〔2013〕100号)和《关于加强政府网站信息内容建设的意见》(国办发〔2014〕57号),以及《关于促进电子政务协调发展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4〕66号)。这里强调更多的是政府网站建设,也是政府数字化的一个起步阶段;

从2015到2016年,从“一站式”审批到“互联网+政务服务”,出台《关于规范国务院部门行政审批行为改进行政审批有关工作的通知》(国发〔2015〕6号)、《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国发 〔2015〕40号)、《关于印发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的通知》(国发〔2015〕50号)、《政府信息资源共享管理暂行办法》(国发〔2016〕51号)、《关于加快推进“互联网+政务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国发〔2016〕55号)、《推进“互联网+政务服务”开展信息惠民试点实施方案》(国办发〔2016〕23号)、《互联网+政务服务技术体系建设指南》(国办函〔2016〕108号)。政策文件连续发布,政府数字化进程、互联网与政务服务的融合明显开始加速;

从2017到2018年,从政务系统整合共享到一体化在线政务服平台建设,下发《关于印发政务信息系统整合共享实施方案的通知》(国办发〔2017〕39号)、《关于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的通知》(国发〔2017〕35号)、《关于印发进一步深化“互联网+政务服务”推进政务服务“一网、一门、一次”改革实施方案的通知》(国办发〔2018〕45号)、《关于加快推进全国一体化在线政务服务平台建设的指导意见》(国发〔2018〕27号)。深化“互联网+政务服务”,加快数字政府建设的实现路径更加清晰、更具操作性。

四、从浙江来看,数字政府建设目标任务更明确。

第一步是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通过改革,2013年底前累计取消、调整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1300多项,实现政府行政权力的初步“瘦身”;

第二步是推进“四张清单一张网”改革,推出相关清理、编制和发布“四张清单”等政策文件,深化“四张清单一张网”改革,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转变政府职能,理清政府和市场、社会的关系,取得良好成效。

第三步推进“最多跑一次”改革,这是“四张清单一张网”改革的延伸与深化,以提升人民群众改革获得感为主要切入点与突破口,从与人民群众生产和生活关系最紧密、最迫切需要解决问题的领域做起,出台《关于加快推进“最多跑一次”改革实施方案》、《打破信息孤岛实现数据共享推进“最多跑一次”改革工作要点》,进一步倒逼政府进行自身改革,释放出“最多跑一次”改革的巨大效应。

第四步加快政府数字化转型,支撑并持续推进“最多跑一次”改革的是打破信息孤岛、实现数据共享,而加快政府数字化转型则是打破信息孤岛、实现数据共享的进一步深化,以“最多跑一次”改革为总牵引,围绕政府数字化转型目标任务,加快构建流程再造模型和数字共享模型,注重业务协同和联动推进,坚持不懈地将“最多跑一次”改革进行到底,并以此撬动经济社会各领域改革,最终建设一个治理精准、服务智慧、决策科学、管理有效的数字政府。

深化行政审批制度到推进“四张清单一张网”改革,从推进“最多跑一次”改革到加快政府数字化转型,数字政府建设不是一蹴而就,而是循序渐进的过程。

五、新技术的不断涌现进一步驱动数字政府建设。

新技术的普及、渗透和爆发,以及政府自身改革和群众办事的日益迫切,隐匿在政府内部的“信息孤岛”渐渐浮出水面,网络不连通、业务不协同、数据不共享,各种堵点、难点、痛点更加凸显,群众要求改革的呼声更加强烈。

新技术的广泛应用,一方面暴露了现有政务服务体系存在的问题;另一方面为政府数字化与变革带来了新动力,就像传统的先进生产力必然会对生产关系发生巨大影响一样;更重要的是,不仅加快数字政府建设,而且增加政府透明度和减少滋生腐败的土壤。

以互联网为主的新技术在经济、社会生活方面的扩散、应用、融合,本质上是推进传统产业的在线化、数字化,通过互联网的创新应用与经济社会各领域的连接共享,提升传统产业的生产力和创新力,反过来,又进一步助推数字政府建设。

云计算,让过去稀缺的计算资源成为像水、电、煤一样的公共资源,大幅度地可缩减成本、时间,成为数字政府必备的基础设施;移动互联网则改变人机交互的方式,极大地改善数字政府的用户服务体验。

大数据模糊了因果关系,利用数据之间的相关性作预测、预警,反映海量数据中隐藏的各种趋势,分析挖掘数据价值,对政府科学决策产生革命性影响;基于人工智能,用机器换人,解放生产力,进一步提高政府数字化水平;而物联网对加快数字政府建设起到了积极作用。

如果説,通过互联网提供更好更多的线上政务服务是数字政府建设的战略选择,那么,融合线下线上政务服务、大力推广移动政务服务则是数字政府建设的新方向和新目标。

显而易见,政府数字化与数字政府建设是一样的,只不过政府数字化更强调过程,而数字政府建设更聚焦目标。无论是过程,还是目标,数据始终是数字政府最重要的基础资源,而整体、协同、迭代,则是数字政府不可替代的高级属性。

数字政府,已不同于以往单纯意义上发布政务信息和提供办事服务的在线政府或虚拟政府,它是一个可自我更新、自我完善的智慧政府。数字政府,既是当下政府变革的必然选择与实现路径,又是建设法治政府、责任政府、透明政府、高效政府和服务型政府的重要环节。

附:数字政府是指以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现代技术为支撑,以一体化在线政务服务平台为载体,以实现政府决策科学化、社会治理精准化、公共服务高效化为目标,通过连接网络社会与现实社会,重组政府组织架构,再造政府办事流程,优化行政服务和公共产品,推动政府全方位、系统性、联动式变革,促进经济社会全面数字化而建立的一种新型政府运行模式。(供参考)@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